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“苏语五人行”语文馆

——同心,我们走得更稳;同行,我们走得更远;同乐,我们走得更近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亲爱的“樵民红军”兄弟  

2014-03-23 22:21:18|  分类: 咏梅专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我亲爱的“樵民红军”兄弟 - 苏语五人行 - “苏语五人行”研究站

 

2014年3月14日,一个特殊的日子,“苏语五人行”在通州圆满完成了本年度的第一次公益活动。从那天起,我们开始拥有了一个公共的博客,一个共同成长的家园。这些天,益民兄在用心地建设这个可爱的家园,恩樵兄专门为网页题字。读着我们五个人相伴前行的文字,心里满满的都是感动和幸福!

谨以一篇旧文作为我在“苏语五人行”研究站的开篇文字,献给我的四位好兄弟,愿和兄弟们相互取暖,牵手前行! 

 

我亲爱的“樵民红军”兄弟!

 

我的“金砖四国”兄弟们啊,我想死你们了!

今天,必须留下这篇简短而又真诚的文字,只为我们相遇相知的这个纪念日——兄弟们,我们这个团队一周岁了。

去年的今晚,我们在镇江。因为语文,我们走到一起。一见如故、相见恨晚是我们共同的感觉。

我们的话题全是关于语文的。我们就是一群纯粹的语文人。 

兄弟们,记得吗?那晚,我们席间聊天、唱歌、拍照。柳柳的一个“咔嚓”永恒了那个叫“金砖四国”的美好缘分。四大帅哥手挽手、手叠手的照片刻在每个人的记忆里、更刻在每个人的生命中。我们漫步在镇江外校的校园里。听益民兄说那株老松树的七大含义、文物碑刻的典故、旧校舍的故事。夜风有点凉,可是我们谈兴热烈。一轮新月挂在天上,用相机拍下古松、老屋,版画效果的照片给这个夜晚增添了另一种诗情、浪漫和醉意。

兄弟们,记得吗?一别数月后,大暑天里,我们在昆山恩樵兄家里再次欢聚。我们在不同的地点不同的时间买的车票,在不同的城市上车,居然座位都连在一起,我们惊叹我们欢呼,为这个拆也拆不开的缘分。闲闲散撒地、从从容容地,我们喝茶、聊天,总是离不开语文这个永恒的话题啊!盘腿坐在榻榻米上,或倚或靠;或批判争论、或假设探究;或慷慨激昂,或娓娓道来;茶喝了一杯又一杯,话说了一茬又一茬……恩樵兄开车把我们送到车站的路上,我们相约着一个个美好的下一次。被益民兄做了“看图说话”的那些照片,每一次看都会开怀大笑。我们每个人都尤其喜欢和珍爱着这一组细节。

兄弟们,记得吗?在距我们第一次相逢整整八个月的那一天,12月,我们又相聚镇江。我们一起听课,一起沙龙。忙前忙后的益民兄、主持评课的卫军兄、主持沙龙的“金话筒”恩樵兄、展示精彩课堂的增红兄,你们风采各异,但都闪亮迷人。那晚的沙龙,更是我们思想的碰撞,是我们智慧的聚会。我用相机记录下我们相聚的美好瞬间。

兄弟们,记得吗?寒假里,我们相聚南京。最最大的遗憾是益民兄因为眼睛手术而没有来。我们不是纯粹为相聚而来,我们为语文而来。当别人都在度假的时候,只有我的几个傻傻的纯纯的兄弟为着美丽的语文远道而来。我们聆听讲座,我们交流感受。恩樵兄、增红兄的琅琊山之行更为这次的相聚增添了色彩和回味。恩樵兄始终不明白为什么那么“轻轻松松地”就把酒喝完了而并没有醉,答案其实很简单啊:酒味醇、人品正。 

这一年里,我们真正相聚并不多,可是我们往来并不少。我们更多的时候是默默地读着彼此的博文,发表的作品。大家都有自己的博客,都是勤奋写作的语文人。几位兄弟在各大语文核心期刊上常有文字发表。读到你们的名字,一种亲切一种得意一种幸福便漫溢我的心间。

这一年里,我的四个兄弟都出了书,恩樵兄的《一个人的教育史》,益民兄的《说文 论语 评教》,增红兄的《追寻教育的本真》,卫军兄的《二十位语文名师经典课例实证研究》。读着你们的文字,就好像在和你们说话,常常情不自禁地微笑、点头、默叹,以为妙绝。因为这些书,我们是那么近地在一起了。

这一年里,语文路上的小妹妹接受着你们的关心,我在你们的濡染和引领下一步一步地前行,尽管步伐很小,力量很轻,可是,有你们带着,有你们时不时的问候和鼓励,我走得有劲头,有信心。谢谢上天,在我进入中学十年的时候,把你们派到我身边!

恩樵兄又出新书了。问我要了地址要给我寄书来。好期盼啊!

前两天的又一次语文盛会,我没能参加,少了一次与几位兄弟相聚的机会。很遗憾!可是,我知道的,你们会理解我的。你们也知道的,我并没有远离,我们还是在一起的,永永远远地。

君妹妹曾流露过很羡慕我们江苏的这几个朋友的亲密团队。何止她羡慕啊!在浮躁的当下社会,这样可爱的几个语文人、这么纯粹本真的友情、这么为美丽的梦相守在一起的团队谁会不羡慕呢? 

刚刚的一个偶然发现:我的这四个兄弟如果按照年龄排列,名字最后一个字便组成了“樵——民——红——军”,呵呵,一个新的红军支队啊!得,从此以后,我称呼我的四个兄弟就叫“樵民红军”吧! 

我的“樵民红军”兄弟们啊,我永远爱着你们! 

(2012年4月9日    星期一   第601篇博文献给我的“樵民红军”兄弟!)

 

 (2014年3月23日  星期日  “苏语五人行”讨论组成立即将满一周年,谨以此文作为纪念。)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