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“苏语五人行”语文馆

——同心,我们走得更稳;同行,我们走得更远;同乐,我们走得更近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叶圣陶笔下的“第三种教师”  

2014-04-06 18:11:04|  分类: 增红专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叶圣陶笔下的“第三种教师” - 苏语五人行 - “苏语五人行”研究站

 叶圣陶笔下的“第三种教师”

叶圣陶先生在《中学国文教师》一文中,列举了当时的中学国文教师的七种类型,其中第三种是这样说的:

有些国文教师忧世的心情很切,把学生的一切道德训练都担在自己肩膀上。而道德训练的方法,他们认为只须熟读若干文章,学生把若干文章熟读了,也就具有一切道德了。从这种认识出发,他们的讲解自然偏重在文章的内容方面。如讲一篇传记,所记的人物是廉洁的,就发挥廉洁对于立身处世怎样重要。讲一首诗歌,是表现安贫乐道的情绪的,就发挥贪慕富贵怎样卑鄙不足道。他们的热诚是很可敬的,见学生不肯用心读文章,就皱着眉头说:“你们这样不求上进,将来怎么能做个堂堂的人?”见学生偶尔回答出一句中肯的话,就欣然含笑说:“你说得很有道理,很有道理。”仿佛那学生当前就是道德的完人了。——这是第三种教师。(《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》,1980年版,教育科学出版社,第92页)

其实,对于第三种教师的这种状况,叶圣陶先生在著作中多次论述到。

他在《国文教学的两个基本观念》中说到:

“可是,国文是各种学科中的一个学科,各种学科又像轮辐一样辏合于一个教育的轴心,所以,国文教学除了技术的训练而外,更需含有教育的意义。说到教育的意义,就牵涉到内容问题了。国文课程标准规定了教材的标准,书籍与文篇的内容必须合于这个标准,才配拿来作阅读的材料与写作的示例。此外,笃信固有道德的,爱把圣贤之书教学生诵读,关切我国现状的,爱把抗战文章作为补充教材,都是重视内容也就是重视教育的例子。这是应当的,无可非议的。不过重视内容,假如超过了相当的限度,以为国文教学的目标只在灌输固有道德,激发抗战意识,等等,而竟忘了语文教学特有的任务,那就很有可议之处了。

道德必须求其能够见诸践履,意识必须求其能够化为行动。要达到这样地步,仅仅读一些书籍与文篇是不够的。必须有关各种学科都注重这方面,学科以外的一切训练也注重这方面,然后有实效可言。国文诚然是这方面的有关学科,却不是独当其任的唯一学科。所以,国文教学,选材能够不忽略教育意义,也就足够了,把精神训练的一切责任都担在自己肩膀上,实在是不必的。

国文教学自有它独当其任的任,那就是阅读与写作的训练。……”

(《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》,1980年版,教育科学出版社,第56-57页)

那么,这“第三种教师”的做法,叶圣陶先生又是如何看待的呢?他在后文中进一步论述:

“第三种教师显然把国文科认作公民科了。即使是公民科,教学的收效也不在学生熟读公民教本,而在学生能够按照公民教本所讲的来实践。说国文科绝对不含道德训练的意义,固然不通,但是说国文科的意义就在道德训练,那也忘记了国文立科的本旨了。”(《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》,1980年版,教育科学出版社,第96页)

读到以上叶老所说的“第三种教师”的情形,我着实吃惊不小。想当初,2001版课标实施以来,我就有一种深切的体会,在“新课程”的名义下,各种空谈悬议纷纷打着课改的旗号扑面而来,一时横行天下,学生的语言文字训练遭到批判而冷落一旁,甚至在课堂上不见踪影,学生笔下的错别字多了,写的文章中语句不通、词不达意、语言贫乏者比比皆是,有学生已经连文从字顺的最低要求都做不到,语文素养有所明显下降。很多语文课上,学生只需要带着一张嘴皮子,上课动动嘴就足够了,书也不要读,字也不要写,只要能与老师“碰撞”“对话”“擦出思维火花”,就一切都是好——哪怕是歪批笑谈!这样的误区,害了多少学生。幸好,2011版新课标对这个现象拨乱反正,有了一种理性的认识,语文教育终于在经历了一番曲折一阵颠簸之后,正走在回家的路上。

叶老所说的这种忘了“自有它独当其任的任”,在过了几十年后今天的语文课堂上,依然涛声依旧,经久不衰,百足之虫死而不僵,也就是人们常说的“种了别人的田荒了自家的地”,把语文课上成思想品德课,地理课、历史课、生物课等等。关键是这种做法,在教育现实中还颇有市场,也有一定的迷惑性。你要说不是语文课吧,它似乎又与语文“沾着些边儿”;你说它是语文课吧,却又很难说出那些事儿是着眼于学生语言文字的素养提升的。尤其是,这样的语文课,在一些非语文老师、家长听课、领导听课时,因为“热闹”而极具蒙蔽性,甚至还会好评如潮。

肯定这种观点和做法者,不在少数。我经常这样两种说法:有人说,学科之间要打破壁垒,加强贯通、渗透、融合;有人说,语文课是人文学科,要自觉担负起“思想启蒙”“人文素养提升”“文化浸润”等等方面的作用。诚然,这些话,看上去都是很有道理的。倘若你提出语文课不能这样上,他们多半会振振有词地指责:人的精神滋养最重要,不要陷入技术主义窠臼,不要有学科本位思想!于是,在一些公开课上,以“人文”的名义,诱导学生脱离文本而高谈阔论,只见老师与几位能言善辩的学生在进行你来我往的对答,以一两个学生的精彩表达而博得整堂课的“亮点”,至于大多数学生似乎不在老师的视力范围之内,他们在观赏师生一对一的唇枪舌剑中如坠五里云雾,不知所云,不知所措,只好默默做了观众和看客,配合着适时地来点掌声和笑声,“热闹是他们的,我什么也没有”。二是在一些文学类文本阅读课上,因为“主题多元”而常常被老师抓住契机,天马行空,给学生更多的言说空间和自由,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结果是自由有了,空间大了,但边界也没有了,课堂如断线的风筝,随风而逝,不知所终。总而言之,玄虚空洞的道德说教充斥耳畔,让人仿佛走错了教室,其他什么课都像,就是不像语文课。

因而,重温叶老提出的这“第三种教师”,反求诸己,照镜子,于语文老师而言实在很有必要。我现在最怕把语文课上成这样两种状况:一是,连一篇文章都不知道教什么,都教不好,却老是想着在“背景资料”“综合实践性”“拓展延伸”,或者在其他一些什么活动形式上玩花样;二是,把语文文本当成了思想品德教材,而关涉语言文字的密码的核心部分却是要么找不到,要么绕着走,带着学生在语文的外围打转。

叶圣陶先生在《国文教学的两个基本观念》中指出:“第一,国文是语文学科,在教学的时候,内容方面固然不容忽视,而方法方面尤为应当注重。第二,国文的涵义与文学不同,它比文学宽广得多,所以教学国文并不等于教学文学。”要想避免成为“第三种教师”,当领会这“两个基本观念”。

2014/2/4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