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“苏语五人行”语文馆

——同心,我们走得更稳;同行,我们走得更远;同乐,我们走得更近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那塘、那沟、那河(原创)  

2014-05-31 22:34:02|  分类: 益民专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——献给我和我的小伙伴们2014年“六一”儿童节

 

生命中的那塘、那沟、那河(原创) - 三槐堂 - 王益民语文生活馆

 

学校每年都要在“六一”为七年级的孩子们举行一次“告别童年”的活动,我一直不喜欢用“告别”一词,王铁军先生和钱志亮教授也曾发来短信,提醒我七年级“告别童年”“早了”,今年校领导让我想个主题,我说,“回味童年”吧,这个主题适合孩子,也适合我们。这不,最近总是“回味”起老家的“水塘”来,那种清亮和清凉滋润了我的童年,也闪亮了我的那段刻骨铭心的乡下生活。

我们村子叫“夹河脑”,在四方八镇名气不小,说起自己是夹河脑的人,大家都不敢小觑,一方面在依姓而聚的乡下“王”姓是大姓;另一方面村子里曾经出过一些“读书人”,还当着“大官”,“后台”硬实;更重要的,村子人口多,农耕社会,劳动力就是生产力。但这些似乎与我都没有太大的关系,倒是村子四面环水,让“夹河脑”名副其实,也让水乡温润了我的一生。

那塘、那沟、那河(原创) - 三槐堂 - 王益民语文生活馆

 村西边的水塘是我每天晨霭中一睁眼便能看到的,我家的房子门向朝西(全村只有几户朝西),就在水塘边,现在的水很浑浊,据说是养鱼的缘故,以前则是“接天莲叶无穷碧”的荷塘。夏天,“绿荷红菡萏,开合任天真。”中午的时候,我和我的小伙伴们会去荷塘深处纳凉,荷是密密麻麻的,荷梗上面有刺,有时会把我们身子两侧拉红、拉破,也全然不顾,“水溅差差绿,风摆柄柄香。”待我们到达荷塘中央的时候,那份刺骨的冰凉一直穿越到今天。因为每年下半年村子里总要把荷塘水抽干,然后挖藕卖钱,所以,荷塘中央有了很多滩涂,同样来到滩涂的还有水鸟和乌龟、团鱼(甲鱼),我们会捡到禽鸟和小动物下的蛋,有时还会捉到动作缓慢的乌龟。最快乐的是“湍藕”,顺着荷梗摸下去,尤其是顺着刚开出来“尖尖角”的荷梗,运气好的话能摸到莲藕,白嫩白嫩的,如处子的手臂。一口下去,那种脆香是现在的孩子们无论如何也很难品尝到的舌尖的幸福。噢,忘了告诉你,这片荷塘叫“尬(夹)河”。

村南边也是荷塘,叫“里阿团”,它比“尬河”要大上一倍,有50亩大小,我们村呈矩形,“里阿团”是这个矩形的长边,横卧在村南,塘的三面是柳树环绕,河阴连接着三百亩良田。试想一下,夏日,近处是一片碧绿,远处是一望无际的金黄,一黛远山若有如无写在天边,这是怎样的一种绿黄相间的江南风光,我是怕现在很多湿地公园也难以媲美的了吧。“里阿团”的西南边有一块成片的滩涂,我们叫它“台湾岛”,这个“岛”上的藕的淀粉含量很高,荷花也不是素色,而是带点微红,如同“三妹”的脸颊,还有点野荷的味道。“江南风景秀,最忆在碧莲。娥娜似仙子,清风送香远”大概就是这种意境吧。

那塘、那沟、那河(原创) - 三槐堂 - 王益民语文生活馆

 因为有了这两块荷塘,我的整个儿童时期都是“暖日和风香不尽”,还有把硕大的荷叶摘下来,把荷叶顶拧下,当成帽子扣在头上,有点像清代官帽,余下的荷叶从头上穿过,则是清代的官服了,夏天暴雨多,突然来临时大人小孩下荷塘摘下一片荷叶就做成一件“雨披”。但对于小孩而言,“低头弄莲子”是我们下荷塘的最爱,大人们交代,莲子是不许摘的,要不来年荷塘就稀了,所以,“弄莲子”都是瞒着大人的,先是在荷塘里把肚子填饱,再偷偷地装一点拿回家。有一次,发现莲子没有东西包裹,就“急中生智”脱下短裤,把莲子包裹得结结实实,上岸后,我在大人们指指戳戳的、“哈哈”大笑的声浪中溜回家,一路莫名其妙:大人们今天是怎么了?到底有没有发现我的秘密?

在我们老家,“塘”、“河”、“沟”是严格区分的,“塘”是不规则块状,一般是死水;“沟”是狭长的沟渠;“河”则是宽阔一些的水道。江南汛期长,水量足,水乡的“塘”经“沟”流到“河”,再由“河”汇到青弋江(长江支流),成百上千年,就这样,经流不息。

村的北边就有一条沟,叫“哈许里”, “哈许里”分成东西两条,西边铺满菱苜菜(应该就叫“菱”,一年生草本水生植物,果实叫“菱角”)“官壕水落两三痕,正是秋初雨后天。菱荇中间开一路,晓来谁过采菱船。”“采菱船”我们叫“洼盆”,形状极像放大的两角菱,坐在“洼盆”里采菱角是需要技术的,大人是不让我们小孩去摘菱角的,不过河边的菱角早已被我们翻过几遍。“哈许里”的东边是白水地,也是我们夏天游泳的好去处,一直到今天,那种双脚踩在松软的泥土的感觉依然留存,扎猛子是不错的选择,一个猛子下去,还能摸到河蚌,我水性极好,能扎个来回。

准确地说,村东边是没有塘沟的,走上一公里就有一片荷塘了,不过这里属于另一个村子的,记忆中留下痕迹是因为这里的荷属于野荷,荷叶只有脸盆大小,荷花是粉红色的,最重要的,这里水很浅,几十公分的样子,伸下手就能触摸到嫩藕。因为离村子远,再加上是隔壁村的,大人们不允许我们去。终于有一次我和小伙伴们溜了过去,是过于沉浸,流连忘返,还是没有时间概念,天暗淡下来后,我们“沉醉不知归路”,一直到大人们气喘吁吁找到我们,那次,我的屁股是开了花的……那塘、那沟、那河(原创) - 三槐堂 - 王益民语文生活馆

 村子四面的塘、沟,早已没有了荷花、也没有了菱苜菜,如同苍老了的父亲。每次回老家,总要绕着熟悉的塘、沟走上一遍,以便寻找童年的记忆,有时禁不住举起相机,可取景框的样子总是那样浑浊的苍凉。当一切的美好只有靠记忆的时候,心中涌起的是一种叫“酸楚”的东西。如今,村子富了,大家正在商议恢复“荷塘月色”和“菱苜满塘”,从前,需要“藕”与“菱角”解决青黄不接,为美而恢复多少有一点点浪漫,但愿我的小文能给村里人多一份坚持的理由。

亲爱的读者,请耐点心,还有两条河要告诉你。去外婆家,穿行刘家、哈许陈家、墩上何家、河沿上何家,大约10华里,就能看到一条河埂,我们乡四围是河流,为防汛,河埂高大而结实,不过现在看去,这些河埂似乎都是矮矮的、塌塌的,童眼中的世界似乎没有不“高大上”的。见到河埂外的河流简直就有点惊心动魄了,滚滚的长江就在身边,但无缘结识;咆哮的黄河却只在书本里,于是,这条河流就成了我心中的长江、黄河,娴熟水性的我在塘、沟里是弄潮的好手,面对如此的河流只能望而却步了。但它却把我对外婆家所有的美食、游戏、宠爱统统链接到了一块,以至于在我的作品里总是流淌着外婆家的这条河流。

那天中午,其海、小郑还有董校他们路过镇江,在金宝处小憩,我的过去喝酒,见到老朋友、老同事,自然很高兴,我大声用方言说着很多过去的“糗事”,兄弟们在无邪的笑声中度过了美好的片刻。那时我们真的很年轻,像个未长大的孩子一样浑浑噩噩的一天又一天,不断创造着笑话,也不断成为笑话的主人公。试想,十几个刚从师范毕业的二十几岁的棒小伙子在一个单位工作,他们的业余时间在没有WiFi的日子里有着怎样的激情,于是,学校北边的一条沟成了我们“糗事”场,甚至在冬天我们也会破冰后进行游泳比赛……

生命中这六条河总是在不经意间盘桓在心头,它们交织成了我的身体的另一组精神血脉。“我思念,故乡的小河,还有河边吱吱唱歌的水磨……”得承认,这首歌是我唱得最好的一首,盖这里似有我的脉象罢。其实,很多人在自己中老年的时候总喜欢寻找生命的源头,像我,生活早已浸染在现代城市的喧闹与繁华中,但思想之船,还停泊在古老的港湾之中,并时时窃得一星渔火,借着这一缕古典的微光,照亮心灵前行的漫漫长路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